《五常学经济》

前不久在香港兰桂坊附近的三联购得张五常的文集《五常学经济》。全书的重点是追述其负笈北美的经历,共三章《第二章:老师的启发-艾智仁》《第三章:老师的启发-赫舒拉发》以及《第四章:佃农理论的前因后果》。另有一篇童年回忆《第一章:求学奇遇记》,一篇演讲《第六章:经济学要怎样学才对》,一篇自述《第五章:七十自述:我是怎样研究经济的》,和一篇人物回忆《附录:米尔顿・佛利民》。张的文字虽然诘曲聱牙,经历却生动有趣,多可借鉴,尤其是他的童年。北美几篇描述求学生活的同时也发掘其经济思想的起源。有两篇内容上稍有重复,应该是文章结集的结果。第六章对张的经济思想有精彩的宏观表述。

张在经济学上坚持实证的传统,重视以简单的经济学原理解释复杂的社会现象,反对数学工具在经济上的“无厘头”式应用。“我认为解释现象是经济学的唯一用途,没有其他”;张的三卷本经济学大著题为《经济解释》,当是源自这一基本认识。张对博弈理论(Game Theory)似乎持否定态度。相信他否定的并非其数学和逻辑的基础,而是其在经济学上的盲目运用。连张对经济学上均衡的理解也是实证(亦或实际?)的:“后来自己再想几年,得到的结论,是不均衡起于局限条件指定得不够,要达到理论的均衡点,我们要把有关的局限条件加上去,直至可以推出被事实验证的含意—那就是理论逻辑所说的均衡了。”

张对福利经济(Welfare economics)是否定的:“福利经济学是废物。不是说不应该关注社会福利,而是任何人都可以是「专家」,不需要读过经济。二百多年来,经济学无法证明,从某甲手上拿了一元,交到某乙的手上,社会福利会改进或改退。” 社会福利不在经济学的范畴内么?如张所言,经济学说到底是解释人的行为,尤其是功利行为。解释的关键有二,价值概念和局限条件。和人相关的价值难以衡量,局限亦难以确定。经济学上的价值概念和局限条件放在社会大背景下都只是局部, 因此经济学上的优化可以理解成是一种局部优化(Local Optimization)。局部优化是达成整体优化(Global Optimization) 的必要条件,并不充分。整体优化需要引进新的价值概念和新的局限条件。福利经济在经济学领域可能说不通,但在大社会的背景下可能说得通。福利经济在经济学上的实践可能是个失败,但其着眼点不能忽略。黄仁宇先生称其对中国历史的研究为“大历史”(macrohistory), 意在“将宏观及放宽视野这一观念导引到中国历史研究里去”。不知道有没有所谓的“大经济学”? 无论如何,佛利民到斯德哥尔摩领诺贝尔奖时,以游行示威来迎接他是不公平的。张老慧眼如炬看得清楚,“我们不容易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经济学者要替政府作什么建议,要以自己所学的来作什么改进社会之举。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微不足道。”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张五常,经济学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